本站致力于为全球华人基督徒提供在线灵修平台。  本站全新改版,如有问题请向管理员反馈。  老版首页  登录注册 收藏本站|网站地图|本站留言|返回首页
热门栏目:
感恩讲章 讲章精选 视频讲道 在线祷告 福音文章 福音书库 2013讲章 儿童主日学 青年团契 基督文艺 赞美诗歌 感恩专题 站内搜索 更多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系统查经讲章 > 福音书 > 路加福音

路加福音第十二章查经

来源:恩典在线 | 作者: | 时间:2012-02-25 | 阅读[] 字体: [ ] [繁体] [推荐]

路加福音第十二章
 
壹、内容纲要
 
【人子救主的警戒与教导】
 一、在人前如何行事说话(1~12节)
 二、如何看待钱财和生活问题(13~34节)
 三、事奉主者该有的态度和认识(35~59节)
 
贰、逐节详解
 
【路十二1】「这时,有几万人聚集,甚至彼此践踏,耶稣开讲,先对门徒说:『你们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,就是假冒为善。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假冒为善」演戏,表演,戴上面具。
 ﹝背景批注﹞「假冒为善,」这词源于当时在舞台上的演员,常戴着假面具说话,隐藏他们原来的真面目,演活另一个人的角色。
 ﹝文意批注﹞「酵,」是一种能使面团起发酵作用的单细胞菌体,经发酵后的面团会发胀松化变得可口。
 ﹝灵意批注﹞「要防备法利赛人的酵,就是假冒为善,」『酵』指邪恶的事物(参出十二20;林前五7~8),和邪恶的教训(参太十六12;加五8~9)。『法利赛人的酵』在这里特指『假冒为善』──表里不一,矫柔造作;装成敬虔的外表,贪图虚名,其实内心并不敬畏神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「法利赛人的酵」,不止是指『教训』上的错谬(参太十六6),并且也指『行为』上的错谬;我们不但要防备错误的教训,并且也要防备错误的行为。
  (二)今天在基督徒中间,也不乏「假冒为善」的情形,可见「法利赛人的酵」早已掺进了教会里面。
  (三)今日任何误导人,使人只会注重外表而忽略内涵实际的,就是「法利赛人的酵」。
 
【路十二2】「掩盖的事,没有不露出来的;隐藏的事,没有不被人知道的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本节按上下文看,「掩盖的事」和「隐藏的事」就是指『假冒为善』(参1节)。没有一件假冒为善的事,会不为人所知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既然「掩盖的事」和「隐藏的事」迟早要显露出来,倒不如早早鼓起勇气,说当说的话,作当作的事。
  (二)有些基督徒作不应该作的事,他们只怕人知,却不怕神知;但不仅迟早会被人所知,将来在审判台前更难向神交代。
 
【路十二3】「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,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;在内室附耳所说的,将要在房上被人宣扬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因此你们在暗中所说的,将要在明处被人听见,」指背地里所说不相宜的话(参弗四29;五4),终必显露出来。
  「在内室附耳所说的,」『内室』指在许多房间当中的密室。
  「将要在房上被人宣扬,」『房上』是古时公布事情之处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俗语说:『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』圣经的教训是说:『若要人不闻,除非己莫言。』
  (二)我们信徒说话要特别当心,因为今天不小心所说的『闲话』,将来有一天还要句句都供出来(太十二36)。
 
【路十二4】「我的朋友,我对你们说,那杀身体以后,不能再作甚么的,不要怕他们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那杀身体以后,不能再作甚么的,」指那些被魔鬼利用来迫害信徒的人;他们的逼迫叫我们的身心受苦,顶多也不过杀害我们的身体,却对我们的灵魂无能为力(参太十28)。
 
【路十二5】「我要指示你们当怕的是谁;当怕那杀了以后,又有权柄丢在地狱里的;我实在告诉你们,正要怕祂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有权柄丢在地狱里的,」只有神有这权柄。
  「怕祂,」指尊重祂的权柄,敬畏祂,并信靠祂。
  魔鬼和牠的差役(包括世人),顶多只能杀害身体,却不能杀灵魂。但我们今日若因着怕被人杀害身体的缘故,而不敢为主作见证,恐怕有一天我们的灵魂要被神惩治,我们所该怕的正是这个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我们所当惧怕的,是神,不是撒但;对于撒但所该有的态度,乃是要坚定的抵挡牠(参雅四7;彼前五9)。
  (二)信徒所当害怕的,不是那能叫我们外面暂时受亏损的,而是那能叫我们永远受亏损的。
  (三)人的难处是该怕的不怕,不该怕的却怕。我们所应当惧怕的,不是人而是神;『怕神』是我们得胜的根基。
 
【路十二6】「五个麻雀,不是卖二分银子么?但在神面前,一个也不忘记。」
 ﹝背景批注﹞当时的罗马币制,一钱银子(即『得拿利』,denarius)值十六分银子(即『阿撒利』,assarius);故『二分银子』相当于八分之一钱银子。当时一般工人一天的工资是一钱银子(参太廿2)。
 ﹝文意批注﹞「五个麻雀,不是卖二分银子么?」两只麻雀卖一分银子(参太十29),五只麻雀该卖二分半,可是只卖二分,等于买四只送一只。这是形容被穷人当作食物的麻雀,是如何不值钱。
  「但在神面前,一个也不忘记,」这话表明甚至那只免费附送的麻雀,在神眼中也不会被忘记。由此可见:(1)神对人的眷顾是无微不至的;(2)神特别看顾那些卑微、孤寡的人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我们要学习相信神的照顾,相信神的安排。
  (二)若是天父不许,人或鬼都不能加害我们。我们一切的遭遇,都是父神许可的,祂知道甚么是对我们有益处的(来十二10)。
 
【路十二7】「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;不要惧怕,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。」
 ﹝原文直译﹞「就是你们的头发,也都被编号过了。...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,」这话指出:我们的每一根头发,都经过神的编号;连这样微小的事,神都管理,难道我们为祂作工而遭致的困境,祂会撒手不管吗?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徒所遭遇的每一件事,都是出于神的安排;神对于我们环境的安排,像头发一样,是清楚且仔细的。
  (二)神的无限细微,正如祂的无限伟大;在我们身上,没有一件事是太细小到神不来管理的。
  (三)「许多」二字顶宝贵,尽管你摆多少进去,你还是比牠们贵重。
  (四)神宝爱我们,保护我们如同保护祂眼中的瞳人(申卅二10;亚二8)。
  (五)人所以会惧怕,是因为不相信神安排的手。没有一件事是不经过神的安排。你若相信神的安排,你不只不惧怕,且要赞美。
  (六)顺服会产生喜乐,相信会产生安息;当人的心里充满安息和喜乐时,就一点惧怕都没有。
 
【路十二8】「我又告诉你们,凡在人面前认我的,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认他;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认」承认,认同(含有与之联合的意思)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我们为主作见证,主就为我们作见证。
  (二)我们在人面前尊重主,主也必在神面前尊重我们。
 
【路十二9】「在人面前不认我的,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不认他。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不认」否认,弃绝(第一个字);郑重否认,弃绝到底(第二个字,措辞比第一个字严重且强烈)。
 ﹝文意批注﹞我们在人面前认主或不认主,与将来主在神的使者面前认我们或不认我们,两者息息相关。我们若因为怕人,而不敢在人面前承认主,将来就要收取这个『怕』的后果。是人可怕呢?还是神可怕呢?落在永生神的手里,真是可怕的(来十31)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今天信徒的错误,是越有人反对,就越不敢开口作见证;其实,灯要在黑暗中才点亮,人越不要主,我们就越要传讲。
  (二)许多信徒以为可以不必用口传福音,而想用行为来表达福音;我们的行为固然要与福音相称(腓一27),但行为绝对不能完全取代口传。
 
【路十二10】「凡说话干犯人子的,还可得赦免;惟独亵渎圣灵的,总不得赦免。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干犯」向着,对着,敌对,敌挡;「亵渎」辱骂,毁谤,对神不敬。
 ﹝文意批注﹞「凡说话干犯人子的,还可得赦免,」『人子』指基督。人如果因为不认识主耶稣是神的儿子,而拒绝了祂,将来还有醒悟回转的可能,故还可得赦免。
  「惟独亵渎圣灵的,总不得赦免,」人一切行为上和话语上的罪,若是悔改认罪,仍可得赦免。但若明知是圣灵在作事,却故意轻慢、侮辱圣灵,就叫圣灵永远无法作工在他的心里。这样,他就没有悔改认罪的可能,当然他必得不着赦免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人因软弱而没有顺从圣灵的感动,还可得到赦免;惟独明知是出乎圣灵的,却说是出乎鬼魔的,就永远不能得赦免。
  (二)人没有一样行为上的罪,是得不着赦免的;但人若存心敌对圣灵,刚硬到底,就没有被赦免的可能。
 
【路十二11】「人带你们到会堂,并官府,和有权柄的人面前,不要思虑怎么分诉,说甚么话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怎么分诉,」指说话的方式。
  「说甚么话,」指说话的内容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当我们遇见逼迫和反对的时候,千万不要凭自己说话。
  (二)当我们遇见逼迫和反对的时候,千万不要凭我们自己去应付难处,而要凭信心把自己交托给主;信靠主的人必不至于羞愧(罗九33)。
  (三)「不要思虑,」今日的时代真是充满着紧张的情形,很多人在焦虑之中;但我们的心应当安息于主,在风雨中维持宁静。
 
【路十二12】「因为正在那时候,圣灵要指教你们当说的话。』」
 ﹝问题改正﹞十一、二节并不是说主的仆人在释放信息之前,一点都不需要花时间在神面前祷告、准备题材,随时上台就会蒙圣灵指教合宜的话。我们绝不能以此经节作为懒惰的借口。当然,主的仆人即使准备好了,在讲台上仍要不断仰望圣灵赐给合适的话语(参尼二4~5;弗六19)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我们应该学习不凭自己去面对逼迫,而该学习回到灵里仰望圣灵的引导,因为神的灵住在我们的灵里(罗八9)。圣灵乃是我们因事奉主而遭遇迫害时的扶持和安慰。
  (二)我们若为主受逼迫,圣灵不只在里面与我们同在,并且还会赐给我们话语,叫我们能以回答那些逼迫我们的人。可见主的照顾何等周到,我们不必恐慌。
  (三)人若自己强出头说话,圣灵就没有地位说话;人若肯不说自己的话,圣灵就要显明祂的话。
  (四)许多时候,人能说自己所不能说的,和自己所想不到的话,因为不是人自己说的,乃是圣灵在他们里面说的。
 
【路十二13】「众人中有一个人对耶稣说:『夫子,请你吩咐我的兄长和我分开家业。』」
 ﹝背景批注﹞当时的拉比有权根据摩西律法(如民廿七1~11;申廿一15~17),替人分配家产。
 
【路十二14】「耶稣说:『你这个人,谁立我作你们断事的官,给你们分家业呢?』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你这个人,」注意这个口吻很不客气。
  主耶稣拒绝为人作财产上断事的官,因为祂所关心的是人的生命(参15节);生命远比财富重要得多。
 
【路十二15】「于是对众人说:『你们要谨慎自守,免去一切的贪心;因为人的生命,不在乎家道丰富。』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谨慎」小心看着;「自守」看守,监视;「贪心」贪婪,渴望得更多;「生命」灵命(zoe);「家道」所有物,产业。
 ﹝文意批注﹞「你们要谨慎自守,免去一切的贪心,」这话表明那人请求主耶稣替他分开家业(13~14节),动机乃是出于对财物的『贪心』。
  「因为人的生命,不在乎家道丰富,」『人的生命』指人灵命的享受与快乐;人真实的福乐不在乎拥有大量物质的财富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主不作『断事的官』(参14节),而只给人点出「生命」;在教会中遇到难处,要尽量少摸是非,而多供应生命。
  (二)生命在祂里头,这生命就是人的光(约一4);只有基督才能真实的解决人生一切的问题。
  (三)一个拥有大量财富而只为己用的人,不比一个安贫乐道、敬虔度日的人快乐。
  (四)世人认为物质文明的进步,应当归功于人类贪得无厌的物欲;所谓「贪心」,乃是「生命」最强的推动力。然而,它却使人类从灵性的层面沦落到物欲的层面,完全丧失生存的意义和目的。
 
【路十二16】「就用比喻对他们说:『有一个财主,田产丰盛;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就用比喻对他们说,」主这个比喻乃在说明为甚么『人的生命,不在乎家道丰富』(15节)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「财主」的定义是『拥有丰盛财产的人』,然而人生命的丰盛与否,却又不在乎家道丰富。
  (二)世上有许多「财主」,表面上他们是拥有丰盛的财产,实际上是丰盛的财产拥有了他们──从「财主」变成了『财奴』。
 
【路十二17】「自己心里思想说:“我的出产没有地方收藏,怎么办呢?”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出产」果子,农产物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地上并没有收藏出产的万全地方,因为有贼接近,且会被虫蛀;所以最好还是收藏在天上(参33节)。
  (二)穷人的肚腹、寡妇的家庭、孤儿待哺的口,乃是永存的粮仓。
 
【路十二18】「又说:“我要这么办;要把我的仓房拆了,另盖更大的;在那里好收藏我一切的粮食和财物。”」
 ﹝文意批注﹞注意在这一个财主的心里只有『我...我...我...』和『我的...我的...我的...』(参17~19节),他乃是一个以『我』为中心,又以『我的财物』为依靠,只为『我的快乐』打算的人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「另盖更大的,」乃是属世的作法,也是许多个人与公司宣告破产的主要原因;交给主处理,乃是属灵的作法。
  (二)信徒应该认识,财物不是「我的」,而是神托付我们经管而已;我们不是财物的所有人,乃是财物的管理人。
 
【路十二19】「然后要对我的灵魂说:“灵魂哪,你有许多财物积存,可作多年的费用;只管安安逸逸的吃喝快乐罢。”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灵魂」魂生命(psuche);「安安逸逸」安息,畅快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这个财主以为他的「灵魂」可以用「吃喝」来滋养;岂知「吃喝」只能滋养他的『身体』,有时反而会败坏「灵魂」。
  (二)身外之物乃是虚幻,不足作为人生的倚靠;我们的指望乃在乎神(参诗卅九5~7)。
 
【路十二20】「神却对他说:“无知的人哪,今夜必要你的灵魂;你所豫备的,要归谁呢?”」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凡为着今世的、物质的而来经营、打算(参17~19节),想要在地上长久扎根的──不论是属世的事,或是『教会』的事,都是「无知」的想法。
  (二)「无知的人」就是舍本逐末的人──只知「豫备」身外之物,却不知「豫备」身内之物──自己的灵魂。
  (三)「你所豫备的,要归谁呢?」我们也应当对自己发问此问题:如果我们今天就要去见主,或者是主今天就要再来,我们在地上所作的一切,究竟是为着归给主的呢?还是要落入魔鬼的手中呢?
 
【路十二21】「凡为自己积财,在神面前却不富足的,也是这样。』」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由本节圣经可见,财物并不能叫我们在神面前富足;真正衡量一个人在神面前的价值,不是根据他『拥有』甚么,乃是根据他『是』甚么。
  (二)那些只为自己肉体打算的,在神面前是不富足的人;那些懂得为自己和别人的灵魂打算的,在神面前才是富足的人。
  (三)在神面前富足的人,乃是在信上富足的人(参雅二5)。
 
【路十二22】「耶稣又对门徒说:『所以我告诉你们,不要为生命忧虑吃甚么;为身体忧虑穿甚么。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生命」魂生命(psuche);「忧虑」分心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神既然赏赐给我们生命,就必然顾念我们生存的需要;祂既然为我们创造了身体,就必顾念我们身体的需要。我们的生活、动作、存留,都在乎祂(参徒十七24~28)。
  (二)信徒为饮食衣着「忧虑」乃是罪,因为「忧虑」即表示不信任神的看顾。
  (三)主一面要我们为日用的饮食祈求(参十一3),一面却说不要为衣食忧虑;祈求是信的表示,求了就信神必给,忧虑是不信的表示。
  (四)不要为衣食忧虑,并不是叫我们闲懒的坐在那里等候神的供应;基督徒的信仰,并不鼓励我们懒惰(参帖后三10~12)。信徒为生存的需要,殷勤地作所当作的工,然后把未来仰赖于神手里。
 
【路十二23】「因为生命胜于饮食,身体胜于衣裳。」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基督徒生命里有一个很大的危机,就是将衣食看为我们生存首要的东西,以致把自己生存在地上的意义忽略了。
  (二)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而活,我们乃是为主活着(罗十四7~8);不要忘了,我们活着的目的是为着服事主。
  (三)只要我们真正地负起作主仆人的责任,主也必负起祂作我们主人的责任,供给我们生存的需要。
  (四)信徒不要让身体作我们生命的主人;身体乃是奴仆,不是主人。
 
【路十二24】「你想乌鸦,也不种,也不收;又没有仓,又没有库,神尚且养活牠;你们比飞鸟是何等的贵重呢!」
 ﹝问题改正﹞这里主耶稣并没有意思叫我们不必为生活劳力(参创三17);祂不是告诉我们不必工作以维持生计。若有人不肯作工,就不可吃饭(帖后三10)。主的意思乃是说,我们的生存是在神的手中,所以必须信靠神,而不可只想凭自己的力量来保全生存。
 ﹝灵意批注﹞「飞鸟,」象征属天的信心生活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心的生活乃超脱如飞鸟,不为自己经营(「也不种」),不为自己积蓄(「也不收」)。
  (二)信心的生活,就是当我甚么都没有时,我还有「神」──祂乃是「养活」我的主。
 
【路十二25】「你们那一个能用思虑,使寿数多加一刻呢(或作使身量多加一肘呢)?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思虑」忧虑,挂虑,关心,悬念。
 ﹝文意批注﹞我们的寿数和身材是神定规的,人的忧虑并不能改变神的安排。我们的忧虑既然无济于事,何必再枉费心思呢?
 ﹝话中之光﹞我们如何不能用思虑使肉身的生命增加和延长,照样,也不能以人工使属灵的度量扩充和长进,一切都在乎神的主宰和怜悯。
 
【路十二26】「这最小的事,你们尚且不能作,为甚么还忧虑其余的事呢?」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有办法的事,是用不着挂虑;没有办法的事,虽然挂虑也是无用。全世界最无用的东西,就是挂虑。
  (二)「忧虑」是不信任神的心态。神要我们一无挂虑(腓四6)。
 
【路十二27】「你想百合花,怎么长起来?它也不劳苦,也不纺线;然而我告诉你们,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,他所穿戴的,还不如这花一朵呢!」
 ﹝背景批注﹞「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,」所罗门王在位时,是以色列历史上,国力最富强,疆土最广阔,享受最奢华的时期(参王上四20~28)。
 ﹝灵意批注﹞「百合花,」象征在神的看顾下,完全没有人工的信心生活(歌二1~2)。
  所罗门「所穿戴的」,象征人工的极品;「这花一朵,」代表神手所造的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心的生活乃是清白如野地的百合花,不用人工(「也不劳苦」),不自我妆饰(「也不纺线」),只安息在神的看顾里。
  (二)天空的飞鸟,地上的百合花,都在见证神恩典的原则──非以劳苦换取,乃是白白享受。
  (三)任何人工作出来的成果,远不如从生命中长出来的。
 
【路十二28】「你们这小信的人哪,野地里的草,今天还在,明天就丢在炉里,神还给它这样的妆饰,何况你们呢!」
 ﹝背景批注﹞「野地里的草...丢在炉里,」中东一带地方的人通常用草来烧热土窑。
 ﹝文意批注﹞野地里的草没有甚么用处,神还给它这样的妆饰;所以就着人在神面前的用处来说,神必定会眷顾我们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我们信心的生活,就是安息在神所安排的「今天」里。
  (二)人是神造物的中心,而万物的存在就是为着供养人;信徒若是能了解到自己在神心目中的地位,便不会为生存而挂虑了。
  (三)对神有信心,能使我们免去许多无谓的挂虑;对神没有信心(或是小信)的人,他的日子真是难过!
 
【路十二29】「你们不要求吃甚么,喝甚么,也不要挂心。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挂心」不安,疑虑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徒一旦为衣食忧虑,他的用处马上就失去了;满心忧虑的人,他的手不能为神所用,在神的工作里没有他的份。
  (二)信徒必须尽生活的责任,但不要为生活忧虑。
 
【路十二30】「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,你们必须用这些东西,你们的父是知道的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,」『外邦人』意为不认识真神、不信主的世人;信徒所求的应与一般人不同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世人因为不认识神,所以才会为生活挂虑,但我们可将一切忧虑卸给神(彼前五7)。
  (二)我们信徒有神作我们的父,祂是一切美善事物的源头,祂必供给(雅一17)。
  (三)神只供给我们的『需用』,神不肯供给我们非份的『要求』(我们所喜爱、所企盼的)。
 
【路十二31】「你们只要求祂的国,这些东西就必加给你们了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这里的「求」,不是祷告的『祈求』,而是生活上的『追求』。我们要以追求神国的态度来过生活,意即要在生活中让神在我们身上掌权(「祂的国」) 。
  「这些东西就必加给你们了,」神国子民只要追求神的国,所得着的不只是神的国,连带也额外得着了生活的必需品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『神的国』就是神的权柄;寻求神的国,就是追求顺服神的权柄。
  (二)信徒的生活为人,必须让神来管治(活在神国的实际里)。这样,就叫人在我们身上看见神的国。
  (三)你不能在『零』上面「加」数目字,你必须先有算得数的数字,然后才能「加」上去;你必须先求神的国,然后神才把衣食加给你。
  (四)追求神国的人,是世上最富有的人。
  (五)那些体贴神心意的人,神也体贴他们的需要。
 
【路十二32】「你们这小群,不要惧怕,因为你们的父,乐意把国赐给你们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你们这小群,」表示真实的信徒,在世人中只占少数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「你们这小群,」『小』字说出教会在地上总是卑微的,隐藏的,为人所轻视的;『群』字说出教会是合群的,交通的,是不可单独的,不容分裂的。
  (二)「乐意把国赐给你们,」这话告诉我们,只要我们有心追求神的国,神必叫我们活在神国的实际里面,享受神国的权柄和能力,能胜过黑暗的权势,所以没有甚么能叫我们「惧怕」的。
 
【路十二33】「你们要变卖所有的,赒济人;为自己豫备永不坏的钱囊,用不尽的财宝在天上,就是贼不能近,虫不能蛀的地方。」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把财物分给穷乏人,特别是圣徒中的穷人,就是积攒财宝在天上(太十九21;罗十五26;林后九9)。
  (二)信徒积财于天,乃是在天上开一个银行户头,当我们有需要时,可以向神支取。地上的银行有倒闭的可能,但天上的银行永远可靠。
  (三)今天我们为主所花的每一分钱,都有永存的价值。
  (四)地上的财宝有一样特色,就是它会被偷去,也会蛀(朽)坏,所以不值得我们为它花费太多的心血、精力、时间,更不能全心依赖它。
 
【路十二34】「因为你们的财宝在那里,你们的心也在那里。」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人心联于财宝。我们若要把心运到天上去,就须要先把财宝送到天上;财宝先去,心才能跟着去。
  (二)最能吸住人心的,就是钱财。我们的钱财若只积存在地上,我们的心就只会思念地上的事。反之,我们的钱财若是积存到天上,我们的心也会天天受吸引而思念天上的事。
  (三)神的国就在人的心里(参十七21),在我们的心中应当有神的宝座;不可让金钱在我们的心中代替了神的地位。
  (四)我们可以从一个人的谈话中,很快地知道他的财宝在那里。如果他的财宝是在天上,不要很久,他就会谈到天上的事。如果他的财宝是在地上,很快地就会和你大谈矿产、投机买卖、股票、银行利率等等。
 
【路十二35】「你们腰里要束上带,灯也要点着;」
 ﹝背景批注﹞「腰里要束上带,」中东地方的人,多穿宽松且长而摇曳的衣裳,当要工作或行路时,必须『束上腰带』,才不致妨碍手脚的行动。
 ﹝灵意批注﹞「你们腰里要束上带,」象征豫备好随时接令行动。
  「灯也要点着,」象征保持生命的见证(参太廿五1)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我们信徒在这黑暗的世代中,背负着基督的见证(『点着灯』),好象明光照耀,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(腓二15~16),一步步走出世界,迎接那要再来的基督。
  (二)信徒是世上的光,我们的「灯」要时时「点着」,才能归荣耀给父神(参太五15~16)。
 
【路十二36】「自己好象仆人等候主人,从婚姻的筵席上回来;他来到叩门,就立刻给他开门。」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信徒的使命乃是「等候」我们的主;豫备迎接主的再来,乃是我们生活应有的基本态度。
  (二)只有儆醒「等候」主的人,才能听见主「叩门」的声音,也才能「立刻」给祂开门(参启三20)。
 
【路十二37】「主人来了,看见仆人儆醒,那仆人就有福了;我实在告诉你们,主人必叫他们坐席,自己束上带,进前伺候他们。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进前」到旁边来;「伺候」服事,供给,侍应,照料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主不止在今生服事我们,并且在将来祂还要服事我们;从祂死在十字架上,一直到永远,主都是在服事我们。
  (二)主在十字架上,是以祂的生命来服事了我们(参可十45);主在今生,是借着圣灵正在服事我们(约十六7);主在将来,是「亲自」服事我们。
  (三)我们不止一次欠主的债,作一个白受恩典的人;我们也是永远欠主的债,作一个永远享受恩典的人。
 
【路十二38】「或是二更天来,或是三更天来,看见仆人这样,那仆人就有福了。」
 ﹝背景批注﹞当时罗马人把夜间分为四更(参可十三35),犹太人则分为三更(参士七19)。若按罗马计时法,一更天指晚间六时至九时;二更天指晚间九时至半夜;三更天指半夜至凌晨三时;四更天指凌晨三时至六时。但若按犹太计时法,一更天指晚上九时至午夜十二时;二更天指午夜十二时到凌晨三时;三更天指凌晨三时到六时。
 ﹝文意批注﹞「或是二更天来,或是三更天来,」指深宵或凌晨,都是人最熟睡的时刻。
 
【路十二39】「家主若知道贼甚么时候来,就必儆醒,不容贼挖透房屋,这是你们所知道的。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知道」认识,了解(本节第一个『知道』指外面客观的知道,第二个『知道』指里面主观的知道)。
 ﹝文意批注﹞「家主若知道贼甚么时候来,」贼的特点有二:(1)在人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来到;(2)专找值钱的东西偷去。
 ﹝灵意批注﹞『家主』豫表信徒;『家』指我们的灵、魂、体,以即我们的行为和工作;『贼』豫表主耶稣,祂的降临乃像贼一样突然来到;『挖透房屋』豫表察验我们得救以后的一切。
  主再来的时候,乃是出乎意外地突然临到,并且只取走生命成熟的信徒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宾路易师母说:『基督徒生活的第一日起就是儆醒。』我们当对于仇敌、世界、自己,常常的儆醒。
  (二)被提,对于犹太人是末日的豫兆,对于被撇下的信徒是受磨难的日子到了。
 
【路十二40】「你们也要豫备;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,人子就来了。』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你们也要豫备,」本节是接续卅九节,故『豫备』是指儆醒防备贼说的。
  「人子就来了,」『人子』是主在国度中的名字(参太十九28;约五27~29),以人的资格作王。
 ﹝话中之光﹞我们须要「豫备」自己,盼早日在主里长大成熟,并要『儆醒』,在主里敬虔度日。
 
【路十二41】「彼得说:『主阿,这比喻是为我们说的呢,还是为众人呢?』」
 ﹝文意批注﹞彼得问主这儆醒的比喻是为谁说的,而主的回答暗指『那忠心有见识的管家』(参42节)便是这『儆醒的家主』(参39节),可见,这比喻乃是为那些承认自己是神的管家,就是信徒说的。
 ﹝话中之光﹞我们千万不要为别人读圣经,而要为自己读圣经;主的话只会对那些将它应用在自己身上的人产生功效。
 
【路十二42】「主说:『谁是那忠心有见识的管家,主人派他管理家里的人,按时分粮给他们呢?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谁是忠心有见识的管家,」『忠心』是对主,就是不负主的托付;『有见识』是对弟兄,就是懂得别人的需要是甚么。
  「主人派他管理家里的人,」这句话说出事奉的源头,乃是出于主;并非任何『人』或『团体』的差派。
   『管理』不是辖管,乃是照顾(参彼前五2~3);『家里的人』就是信徒(参弗二19)。我们信徒在神面前的身分,一面是神家里的人,一面也是祂的管家;千万不要以为所谓『牧师、传道人』等全时间服事主的工人才是管家。
  「按时分粮给他们呢?」每一个信徒无论大小,在神的家里(教会)都有一份应尽的职责,即按着神的时候向身边的圣徒分享属灵的供应,例如:为软弱的肢体祷告、把读经所得的亮光交通给别人、爱心的探望和关怀等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「忠心」就是对主的话不打折扣,主怎样说,我们就怎样作;「有见识」就是顾到人的需要,人需要甚么,我们就供应甚么。
  (二)信徒往往以自己的看法为看法,这就是不忠心;也往往不顾别人的需要,凡自己所有的都要硬塞给人,这就是没有见识。
  (三)我们的毛病乃是:有忠心而无见识,或有见识而无忠心,或者既无忠心又无见识,这些情形叫我们不能好好尽职。
  (四)「分粮」就是把神的话和神的东西服事给人,叫人得着生命的滋养。
  (五)有的人是随兴之所至而「分粮」,但主的话是要我们「按时分粮」──不使挨饿,持续不断,行之以恒。
 
【路十二43】「主人来到,看见仆人这样行,那仆人就有福了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主人来到,」即指主耶稣再来的时候。
  「那仆人就有福了,」『福』不是今世的福,乃是国度的赏赐。
 
【路十二44】「我实在告诉你们,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,」就是在国度的实现里,得着权柄掌管城池(参十九17~19)。
 ﹝话中之光﹞我们信徒今日若不能妥善『管理家里的人』(参42节),就不能盼望那日可以「管理一切所有的」;主今天所给我们的托付,不过是实习、操练和豫备,好在将来得着更大的托付。
 
【路十二45】「那仆人若心里说:“我的主人必来得迟。”就动手打仆人和使女,并且吃喝醉酒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那仆人若心里说,我的主人必来得迟,」『那仆人』并非指没有得救的人,因为他的『心里』承认主耶稣是『我的主人』。
  「就动手打仆人和使女,」『仆人和使女』是指同作仆人的弟兄姊妹,我们信徒乃是在耶稣的患难、国度、忍耐里作同伴的(参启一9)。『动手打』不一定是指实际的打人,凡我们用言语、态度,使圣徒心里难过、受伤、跌倒的,都算是动手打人。
  「并且吃喝醉酒,」『醉酒』是指贪恋现今的世代,放荡不受约束(参弗五15~18)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那仆人为恶的主要原因,乃在他以为主「必来得迟」;凡对主的再来没有正确的认识的人,很可能会变成恶仆。
  (二)凡不信主快来的,容易恶待信徒;有的信徒口里虽说主必快来,心里却以为主「必来得迟」。
  (三)我们必须有愿主快来的态度和心愿,所以要常常祷告说:『主耶稣阿,我愿你来』(约廿二20)。
  (四)我们千万不可在事奉中,践踏、伤害那与我们一同配搭作工的弟兄姊妹。
  (五)我们若没有主再来的事一直活画在我们的眼前,就容易放纵自己,一面亏待信徒,叫他们受到言语或态度的伤害,一面与属世和属肉体的人为伍,追逐罪中之乐。
 
【路十二46】「在他想不到的日子,不知道的时辰,那仆人的主人要来,重重的处治他(或作把他腰斩了),定他和不忠心的人同罪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「重重的处治他,」原文字义是『将他切成两半(或作腰斩)』,或『将他分离隔开』。
  「定他和不忠心的人同罪,」『同罪』意即同得其分。
 
【路十二47】「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,却不豫备,又不顺他的意思行,那仆人必多受责打;」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主所求于我们仆人的,第一,要「知道祂的意思」;第二,要「顺祂的意思行」。先知而后才能行;既知了就须行。
  (二)许多人查读圣经和听人讲道,只为满足好奇心和求知欲,却不想去遵行,这样的人「必多受责打」。
 
【路十二48】「惟有那不知道的,作了当受责打的事,必少受责打。因为多给谁,就向谁多取;多托谁,就向谁多要。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托」交托,交付。
 ﹝文意批注﹞「惟有那不知道的,...必少受责打,」注意不是不知道就『免受责打』,乃是『少受责打』;信徒千万不要根据这两节圣经,就规避追求真理知识,因为我们的目标是要得奖赏,而不是要『受责打』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主的赏罚,不是根据你与别人的比较,而是根据主对你的要求。也许你比别人好,但不一定就多得主的赏赐;也许你比别人少错,但不一定就少受惩罚。
  (二)人是看外面的数字多寡,主是看里面的忠心程度。
  (三)主对信徒要求的法则乃是:祂先给人,然后向人要;多给的多要,少给的少要。
 
【路十二49】「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;倘若已经着起来,不也是我所愿意的么?」
 ﹝灵意批注﹞「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,」『火』有二意:(1)指审判(参三17),『把火丢在地上』,即指神对罪恶、世界、肉体的审判;(2)指灵里的火热(参罗十二11;徒十八25),『把火丢在地上』,即指叫人为神、为福音、为真理如火焚烧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今天我们一切消极的事物,若不被火炼净,将来仍要被火焚烧(参林前三13)。
  (二)主是何等愿意我们的心灵火热,千万不要作一个不冷不热的基督徒(参启三15~16)!求主把我们如火挑旺起来(提后一6)。
 
【路十二50】「我有当受的洗,还没有成就,我是何等的迫切呢!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迫切」困迫,受拘禁,被激励。
 ﹝灵意批注﹞「我有当受的洗,」『洗』指十字架的苦难。
  「我是何等的迫切呢,」主耶稣在地上时,受到肉身的拘束,必须借着十字架上的死,除去肉身的羁绊,以便祂神圣的生命能被释放出来,结出许多的子粒(约十二24),达到繁增的目的。
 
【路十二51】「你们以为我来,是叫地上太平么?我告诉你们,不是,乃是叫人分争。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太平」和好,平安,和谐,和平;「分争」分裂,分开,分门别类。
 ﹝灵意批注﹞「乃是叫人分争,」基督的救恩,使信徒里面得着圣灵,重生而有神的生命,其结果,一面在人的里面起分争(加五17),另一面在人群的中间也引起分争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基督的来到,定规使属地和属人的关系不能平安;若能继续茍安,就证明主恩典的工作还不够厉害。
  (二)人与人之间所以不能相安无事,是因为人与神不能相安无事;人与神既未和好,当然与人也不和好。
  (三)主来到地上的工作,乃是要以神生命取代人的天然生命。
 
【路十二52】「从今以后,一家五个人将要分争,三个人和两个人相争,两个人和三个人相争;」
 ﹝文意批注﹞往往一家之中,有些信主,有些则反对主,结果形成分裂相争的情形。
 
【路十二53】「父亲和儿子相争,儿子和父亲相争;母亲和女儿相争,女儿和母亲相争;婆婆和媳妇相争,媳妇和婆婆相争。』」
 ﹝文意批注﹞主在这里的意思不是说,凡信主的人都不爱父母和亲人了,乃是说主插在我们与父母和亲人之间,若有一方和主的关系不正常时,就会导致彼此的关系也发生难处。但若全家都尊主为大,则信徒家庭生活的美满,远胜过世人。
  本节意思是说,最妨碍信徒全心爱主的,往往是自己家里的人。
 ﹝灵意批注﹞父母是儿女天然生命的根源,故此处叫儿女与父母「相争」,意即切断人天然生命的根源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我们活在地上,不能和一个反对基督的人平安无事;不然,与主之间必定出事。
  (二)坚决跟从主的人,常会得不着家人的谅解;这是因为不信主的家人背后有黑暗的权势,对属天君王的抗拒,才造成属地的人憎恨属天的人。
  (三)主来是要夺去人所有最高的地位;人本来将最高的地位给父母和婆婆,但主来了,就要把最高的地位让给祂。为着事奉主,我们必须把所有的属人关系都推到次要的地位。
  (四)人不能兼爱;信徒若爱主,会令不信主的家人嫉妒,嫉妒生出仇视。家人先以主为他们的仇敌,继而视我们为仇敌。
  (五)真实事奉主者,必被旧有亲密的人──『自己家里的人』所仇视。
 
【路十二54】「耶稣又对众人说:『你们看见西边起了云彩,就说:“要下一阵雨。”果然就有。」
 ﹝背景批注﹞巴勒斯坦地的西边是地中海,从海上飘来云彩,带来水分,多半会下雨。
 
【路十二55】「起了南风,就说:“将要燥热。”也就有了。」
 ﹝背景批注﹞巴勒斯坦地的南边是阿拉伯沙漠,故『南风』即指从旷野沙漠刮来的热风。
 ﹝话中之光﹞在属灵的道路上,有时是晴天──满有主的同在与祝福,一切都平安顺利;也有时是『一阵雨』或「躁热」的「南风」──不顺的遭遇。但无论如何,总要持定基督。
 
【路十二56】「假冒为善的人哪,你们知道分辨天地的气色,怎么不知道分辨这时候呢?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分辨」藉试验以证明;「气色」脸面,面貌;「时候」日期,时令。
 ﹝文意批注﹞「天地的气色,」原文是『天和地的面貌』,指天色和气候。
  「不知道分辨这时候,」指『不知道分辨这时代的兆头』,即:(1)施洗约翰已经来向人宣告弥赛亚的来临(参三15~17);(2)主耶稣自己也已宣示祂就是弥赛亚(参四17~19)。这些乃是『这时代的兆头』,但人们仍旧冥顽不灵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今天不信的世人,会观看宇宙万象,却看不出造天地的神(参徒十七23~24)。
  (二)今天不信派的基督徒,会查读圣经,却读不出其中的基督来(参约五39~40)。
  (三)天然的人只知道分辨天然的兆头(「天地的气色」),却不能分辨属灵的兆头(「分辨这时候」),因为他们没有属灵的眼光(参林前二10~15)。
 
【路十二57】「你们又为何不自己审量,甚么是合理的呢?」
 ﹝原文字义﹞「审量」审判,断定;「合理」公平,公正,正当。
 
【路十二58】「你同告你的对头去见官,还在路上,务要尽力的和他了结;恐怕他拉你到官面前,官交付差役,差役把你下在监里。」
 ﹝文意批注﹞本节原文在开头有『因为』一词,表明本节乃是五十七节的延续,亦即本节所说的,正是他们凭以审量是否合理的根据。
 ﹝灵意批注﹞「告你的对头,」『对头』一方面指我们所得罪的人,一方面也可指律法(参约五45)。
  「还在路上,」意即当我们还活在世上奔走天路的时候。
  「恐怕他拉你到官面前,」『官』指基督(参约五22;徒十七31)。
  「官交付差役,差役把你下在监里,」『差役』是指天使,『监』是指受惩罚的地方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控告犹太人的是律法,而控告没有律法之人的是良心(参罗二12~15);无论如何,总有一天我们都要在基督台前交账(太廿五31~32)。
  (二)『救恩』的门不是永久开的,「了结」的门也不是永久开的;我们必须趁还活着的时候,解消「对头」所有的不满。
  (三)「你同告你的对头...还在路上,」『对头』也指向我们怀怨的弟兄(参太五23);这里表示当事人任何一方若去世,就来不及和解了;因此,我们要及早与人和好,切莫因循拖延。
  (四)弟兄之间的认罪、和解,与得救没有关系,但与将来的赏罚却有关系。
 
【路十二59】「我告诉你,若有半文钱没有还清,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。』」
 ﹝背景批注﹞当时在巴勒斯坦地区通用的罗马和希腊钱币,「半文钱」系指希腊币制一个『雷普顿』(lepton),相当于罗马币制『一文钱』(kodrantes)的一半,而『一文钱』相当于『一分银子』(参6节)的四分之一。
 ﹝文意批注﹞本节是说我们对神或对人所有的亏欠,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亏欠,也都要对付清楚。
 ﹝话中之光﹞(一)亏欠迟早总得还清,我们若不在路上解决,就是到了监里仍须解决,所以越早解决越好。
  (二)对别人无论是大亏欠,或是小亏欠,都是亏欠,也都要还清。
  (三)信徒也应趁着还活着的时候,对付所有亏缺神荣耀的事,以免受到神的惩罚。
 
参、灵训要义
 
【在人前如何行事说话】
 一、不要假冒为善(1~3节)
 二、不要怕那杀身体后不能作甚么的(4~5节)
 三、要信靠神的保守(6~7节)
 四、要在人前承认主(8~9节)
 五、不要亵渎圣灵,圣灵会指教当说的话(10~12节)
 
【如何看待财物和生活问题】
 一、不要贪心,因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(13~15节)
 二、不要只知为自己积财,在神面前却不富足(16~21节)
 三、不要为衣食忧虑,而要求神的国(22~32节)
 四、要积财在天上(33~34节)
 
【一个『无知』的人】
 一、贪求家道丰富,却不在意生命(13~15节)
 二、心里只想收藏粮食和财物(16~18节):
  1.不知收藏在永不坏的钱囊里(33节上)
  2.而收藏在贼能近、虫能蛀的地方(33节下)
 三、以为财物可供灵魂安逸快乐(19节)
 四、在神眼中,乃是一个无知的人:
  1.因他所拥有的财物根本『用不了』──怎么办呢?(17节)
  2.因他所收藏的即将『用不着』──今夜必要你的灵魂(20节)
  3.因他所积的财在神面前『用不上』──在神面前却不富足(21节)
 
【事奉主者该有的态度和认识】
 一、要儆醒等候主再来(35~40节)
 二、要作忠心有见识的管家(41~44节)
 三、不要作动手打同伴的恶仆(45~48节)
 四、要知道事奉主会受到最亲近的人的反对(49~53节)
 五、要能分辨这时候(54~57节)
 六、要趁仍在路上的时候,与对头和解(58~59节)
―― 黄迦勒《基督徒文摘解经系列》